最高法院:工程發生多次轉包的,中間承包人是否向實際施工人承擔連帶責任?(附詳細裁判規則)

2022年02月18日11:07        蘇米      法律咨詢     我要評論

最高法院:工程發生多次轉包的,中間承包人是否向實際施工人承擔連帶責任?(附詳細裁判規則)

江蘇律師為您普法:HTTP://www.tgdgj.com/jiangsu/

在建設工程實務中,轉包現象較為普遍,部分工程甚至被多次轉包,而這又容易導致工程款付款情況不清、責任不明確。那么此時,實際施工人能否避開復雜的責任梳理,直接要求所有的轉包人承擔連帶責任呢?本文通過一個案例揭示最高院對該問題的看法。

裁判要旨

工程項目被多次轉包時,實際施工人要求與其無合同關系的轉包人承擔連帶責任的,并無法律依據,法院不予支持。

案情簡介

一、建設單位將工程發包給了中天公司,中天公司將工程轉包給了汪某民,后汪某民又將該工程轉包給了張某友進行施工。

二、后張某友與汪某民就工程結算發生爭議,故訴至法院。同時張某友主張中天公司應對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

三、云南高院與最高院均認為,中天公司并非發包人,與張某友也無合同關系,故不應對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

裁判要點

本案爭議的焦點在于,與實際施工人沒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是否應對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最高院認為不應承擔,主要有以下兩點理由:

一、中間轉包人與實際施工人并無合同關系

實際施工人得以依據無效的轉包合同,向前手轉包人主張工程款,并且工程款價格應按《建設工程解釋一》第二條規定,參照合同的約定。但是實際施工人與前兩手轉包人并無合同關系,不能依照合同向其主張工程款。

二、轉包人并非發包人

《建設工程解釋一》第二十六條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時,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承擔責任!督ㄔO工程解釋二》第二十四條亦有類似的規定。但該規定僅調整實際施工人與發包人之間的關系,而前兩手的轉包人并非發包人,實際施工人不能以此條為依據向其主張工程款。

實務經驗總結

實際施工人無法依據無效的合同或《建設工程解釋一》第二十六條,向無合同關系的轉包人主張工程款,但可以依《合同法》第七十三條債權人代位權的規定,向其主張工程款。在本案中,最高院認為實際施工人前兩手的轉包人既非發包人,也與實際施工人無合同關系,因此實際施工人不能請求其對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但是在相關判例中,最高院認為實際施工人可以就工程款債權行使債權人代位權,進而向與其沒有合同關系的轉包人主張工程款。

(我國并不是判例法國家,本文所引述分析的判例也不是指導性案例,對同類案件的審理和裁判中并無約束力。同時,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司法實踐中,每個案例的細節千差萬別,切不可將本文裁判觀點直接援引。我們對不同案件裁判文書的梳理和研究,旨在為更多讀者提供不同的研究角度和觀察的視角,并不意味著我們對本文案例裁判觀點的認同和支持,也不意味著法院在處理類似案件時,對該等裁判規則必然應當援引或參照。)

相關法律法規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

第二十六條 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

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只在欠付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二)》

 

第二十四條 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當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第三人,在查明發包人欠付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建設工程價款的數額后,判決發包人在欠付建設工程價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

法院判決

以下是最高院在再審裁定書中關于中間轉包人是否對工程款承擔連帶責任部分的詳細論述: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主要審查中天公司應否承擔向張某友支付款項的連帶責任的問題。

《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轉包人、違法分包人為被告起訴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本案中,中天公司與汪某民簽訂《木工分項工程承包合同》,汪某民與張某友達成口頭協議,由張某友負責汪某民承包工程中的部分工程。張某友與中天公司之間并無合同關系,對于張某友而言,其合同相對方為汪某民。張某友可以向違法分包人汪某民主張工程款!督忉尅返诙鶙l第二款規定:實際施工人以發包人為被告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可以追加轉包人或者違法分包人為本案當事人。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責任。本案中,中天公司是涉案工程的總包人,各方當事人在庭審中,對此事實均無異議。中天公司并非涉案項目的發包人,原審法院認定本案不應適用《解釋》第二十六條第二款的規定,并無不當。綜上所述,中天公司既不是涉案工程發包人,與張某友之間也無合同關系,張某友申請再審要求中天公司承擔支付款項的連帶責任的請求,缺乏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件來源

最高人民法院,張某友與中天建設集團有限公司、汪某民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申訴、申請民事裁定書【(2016)最高法民申3339號】

延伸閱讀

一、與實際施工人無合同關系的轉包人,不承擔連帶責任

案例一: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廣州恒粵建設項目管理有限公司、東莞市榮峰建筑勞務分包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7)粵民申8896號】認為:

(轉包關系:祈福公司(發包人)→住建公司→恒粵公司→榮峰公司)但對于在工程多次轉包或分包的情形下,轉包人或分包人是否應承擔責任,承擔何種責任,上述司法解釋(《建工解釋一》第二十六條)并沒有作出明確規定。因此,實際施工人應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向合同相對方主張權利,恒粵公司在本案中主張住建公司應對所欠工程款承擔連帶清償責任,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案例二:最高人民法院,劉某湘與云南建工水利水電建設有限公司、胡某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申請再審民事裁定書【(2016)最高法民申936號】認為:

(轉包關系:發包人→云南建工→胡某→陳某華→劉某湘)本院認為,云南建工公司系案涉工程的總承包人,其將工程分包給胡某后,胡某又轉包給陳某華。從《雙方商定協議》的內容來看,案涉工程后一階段即進港道路施工階段,陳某華將進港道路工程轉包給了劉某湘,劉某湘是該工程的實際施工人。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六條的規定,劉某湘可以向陳某華及發包人主張工程款,發包人在欠付工程款的范圍內承擔責任。劉某湘申請再審提交的《結算書》、《結算清單》系復印件,云南建工公司對其真實性不予認可,《結算書》、《結算清單》的內容也不能直接反映劉某湘與云南建工公司之間存在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關系,又由于云南建工公司非案涉工程發包人,故劉某湘關于其與云南建工公司之間存在直接合同關系,云南建工公司應直接向其支付工程款的再審申請理由不能成立。

案例三:最高人民法院,趙某鵬等訴成都市惠邑城市建設投資有限公司等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案【(2015)民申字第1504號】認為:

(轉包關系:惠邑公司(發包人)→北京城建→宏利公司→軍海公司→重慶環水→趙某鵬、母某甫)關于爭議焦點二。連帶責任的承擔,屬對當事人的不利負擔,除法律有明確規定或者當事人有明確約定外,不宜徑行適用。合同相對性原則,亦屬合同法上基本原理,須具備嚴格的適用條件方可有所突破。本案中,北京城建公司與趙某鵬、母某甫之間未就工程施工簽訂任何合同,北京城建公司亦非案涉工程的發包人,不屬于《解釋》第二十六條規定的應在欠付工程款范圍內對實際施工人承擔連帶責任的主體。趙某鵬、母某甫申請再審依據其他地方法院規范性文件以及另案生效判決,主張應按照“舉輕以明重”和權責一致原則判令北京城建公司承擔連帶責任,均屬對合同相對性原則突破的不當擴大,于法無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轉包人可以將工程款債權轉讓給實際施工人

案例四:上訴人蘇勝與甘肅天鵬工程建設有限公司、蘭州蘭石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一案二審民事裁定書【(2016)甘民終415號】認為:

本院認為,弘立公司與蘇勝簽訂《債權債務轉讓協議》時,工程已交付,此項債權已經形成,簽訂轉讓協議后,弘立公司也向天鵬公司履行了通知義務,F行法律法規并不禁止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項下的債權轉讓,也未規定未經結算的建設工程施工合同項下的債權債務不能轉讓。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十條、第八十一條之規定,弘立公司與蘇勝簽訂的《債權債務轉讓協議書》并不存在無效的情形。故蘇勝因債權轉讓成為新的債權人,具有訴訟主體資格,其起訴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一十九條規定的起訴條件。

三、實際施工人可就工程款提起代位權訴訟

案例五:最高人民法院,常州市佳程建設工程有限公司、定遠縣人民政府建設工程施工合同糾紛再審審查與審判監督民事裁定書【(2018)最高法民申2275號】認為:

本院經審查認為,本案再審審查的主要問題是定遠縣人民政府對案涉工程款應否承擔連帶給付責任。首先,常州佳程公司與定遠縣人民政府沒有直接的合同關系,常州佳程公司依據其與定遠縣中防公司簽訂的《施工協議書》、《還款協議》主張案涉工程款,定遠縣人民政府并非上述《施工協議書》和《還款協議》的合同一方,根據合同相對性原則,《施工協議書》和《還款協議》約定的付款義務對定遠縣人民政府沒有約束力。其次,定遠縣人民政府與常州中防公司簽訂的《項目合作開發協議書》并未約定定遠縣人民政府為投資人和建設單位,而是約定常州中防公司支付設計、施工等全部費用,還約定常州中防公司設立具有獨立法人地位的定遠縣中防公司作為常州中防公司的項目管理公司,完成項目的總體建設任務,負責建成后的項目運營、管理?梢姸ㄟh縣中防公司由常州中防公司設立,定遠縣人民政府與該公司并無法律關系。且該《項目合作開發協議書》系定遠縣人民政府與常州中防公司之間合作開發法律關系的合同,常州佳程公司并非該《項目合作開發協議書》當事人,依據該合同主張權利亦無合同依據。故常州佳程公司以此要求定遠縣人民政府承擔連帶付款責任,沒有合同和法律依據。再次,定遠縣人民政府與常州中防公司、定遠縣中防公司已協議解除《項目合作開發協議》,定遠縣人民政府已收回案涉工程的開發權及經營權,即案涉工程已完工程量的補償問題,屬于定遠縣人民政府與常州中防公司或定遠縣中防公司之間的合作開發法律關系處理的范圍,可由常州中防公司或定遠縣中防公司向定遠縣人民政府主張。二審判決已明示如常州中防公司或定遠縣中防公司怠于行使權利,常州佳程公司可另行提起代位權訴訟,常州佳程公司的合法權益另有救濟渠道。故常州佳程公司申請再審稱根據權利義務對等基本原則,定遠縣人民政府應當承擔支付工程款義務亦不能成立。

來源:第一法商觀察

相關閱讀:
相關搜索:
知識首頁頭條推薦:喪偶兒媳喪偶女婿的繼承權
網友評論 進入詳細評論頁>>
用戶名:密碼: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我要提問:
免費向在線律師咨詢:
推薦律師 更多律師>>
按地區找律師
建筑工程法律知識排行榜
建筑工程法律推薦知識
在線免費咨詢
關于法幫網 | 服務條款 | 聯系我們 | 網站聲明 | 網站導航 | 找律師
| |
北京網絡警
察報警平臺
不良信息
舉報中心
中國文明網
傳播文明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久久夜夜